C114通信網: 門戶(微博 微信) 論壇(微博) 人才(微博) 百科 | C114客戶端 | English | IDC聯盟 與風網

人物 - 人物訪談 - 正文 運營商投稿當日通信資訊

投資人談羅永浩:很欣賞他 但不會給他一分錢

http://www.7547953.live ( 2015/12/7 07:33 )

“假如我們樹立了一個產品要有情懷,要有工匠精神的價值觀,那這個價值要比公司本身的商業價值更大,公司成敗與否這個價值都留給了社會。”

初入江湖。創立錘子科技第一年,羅永浩是這樣管理公司的。

在一次周六的產品例會上,老羅和他的產品經理們正從一個問題討論到另一個問題,但沒有一個能夠達成協議。“冰箱里的生肉是誰的?”羅永浩突然說。所有人都愣住了。“我在冰箱里看到了一塊生肉,公司的冰箱里不應該有生肉的。”他語速加快。場面頓時有些尷尬。最后,老羅點了一位同事的名,讓他去查清楚肉的來源,并且告訴全公司——冰箱絕不是放生肉的地方。

老羅今年43歲,劉海蓬松,神情認真,多數時候你在公司很難見到他的笑容。他總是穿著一件黑色的中袖襯衣,有人曾問他,為什么每天穿同樣的衣服,他回答說:我的生活中已經有太多事情需要決定了。

早年,他四處樹敵,創業兩次,一次被關停,一次主動放棄。2012年5月他成立了錘子科技有限公司,進入了競爭激烈的智能手機市場,F在他坐在自己刷著灰色墻漆的大會議室中,心事重重,他對某些細節的挑剔和苛刻也到了令人難以忍受的程度。

有一回老羅發現一個軟件開發的進程比預計晚了三天,他大發雷霆,找來軟件工程師質問,軟件工程師解釋說,是因為樣機來晚了。老羅又叫來了負責樣機的人,他怒氣沖沖地發問,對方辯解,是LCD延誤才導致樣機來晚了。老羅并沒有罷休,他又找來了負責LCD的人,對方說,這可不是他的錯,都怪LCD的代工廠拖延了。

他找不到答案,每個人都說是他人的錯誤,他越來越生氣。“最后精疲力盡,嗷嗷叫一通,走了。”他的合伙人、錘子科技CTO錢晨說。

最開始,老羅在很多方面表現得就像一個外行。“單向輸出滔滔不絕,但當你想跟他確認一個東西時,他不給你機會切入。你想把你的話題給他,他也沒聽到。事實上,企業里講究的是互動。” 錢晨說,在早期,老羅見人一緊張就往上擼褲腿。后來這個動作還被老羅寫成段子,放在了微博上。

絕大多數人并不知道老羅怎樣學習成為一名CEO。在牛博網時期,他的合伙人認為他是個獨裁且剛愎自用的管理者,并最終和他不歡而散。在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老羅談起他事實上研究工業設計已有七八年時間,他還讀了很多關于喬布斯的文章,并對一些細節如數家珍,他也會閱讀一些管理書籍。

“我把過去所犯下的錯誤都整理出來,經常開會回顧和檢討,我將這些錯誤分階段解決。但是到下一步的時候,也許解決完了那幾個問題,你走出來了。也許還有幾個你沒看到的問題,那這就是命了。”老羅說。

“如果老羅可以安靜地做一個諧星,我們會給他捧場,也許會打賞。但他還想進入高門檻的手機領域,那他注定什么都得不到。”這個行業的一名投資人說。一位創業者忍不住補充,“一個人憑借玩弄價值觀可以在藝術上獲得成功,沒有人會說什么,但如果這個人在商業上大成,那這個世界一定是出問題了。”

小米合伙人劉德在一次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調侃,如果錘子是小米供應鏈底下的一支團隊,“我保證他可以成功”。老羅的好友、大象公會的創始人黃章晉說,整個科技圈充滿了輕佻的智商歧視。

對于某些人而言,這個世界充滿門檻,行業的門檻、專業的門檻、出身背景的門檻,甚至口音的門檻。他們不希望看到一個人憑借一往無前的目標沖進來,將門檻踏碎。尤其是,當這個人脾氣不大好,性格不那么討喜的時候。

誰想到,老羅不僅闖了進來,還在里面轉了個身。

我們一分錢也不會給他

2015年初夏的一個深夜,陌陌CEO唐巖斥巨資購置的一組橘黃色音響出了狀況,他給朋友羅永浩打電話求助,結果對方直接跑到了他家里。老羅趴在地上,吭哧吭哧弄了半個多小時,滿頭大汗,搞定了。事后,唐巖和老羅,再加上黃章晉,三個人坐在樓下大堂里聊天聊到了凌晨三四點,他們的話題聽起來有點無聊——我們可不可以活到人類永生的那一天。

這三個人都是對未來、對理想很較真的人。黃章晉說唐巖是食肉動物,而老羅則神經脆弱,習慣性憋大招。但老羅的優點在于,通常一個人向上的狀態是不可持續的,而老羅可以通過不斷地自我建設,來保持向上的狀態。

羅永浩出生在距離中朝邊境10公里外的延吉市,只接受過高中教育,他一生都想要挑戰權勢集團,并為憎恨權勢集團的人們找到發泄的接口。

“像老羅這樣的人,他們把經歷視為宏大敘事中的片段,他們不是為了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快樂而活著,而是把世界看成一部電影,只有當他們代表某些理想并參與到劇中的斗爭時,方才覺得滿足。”一位老羅的朋友這樣評價他。

紫輝創投合伙人鄭剛說,老羅讓他相信,錘子可以打破某些惡俗和規則,生產出具有生命力的手機,同時具備蘋果的某種特質。紫輝為錘子提供了天使投資,并在后續兩輪持續跟進,總計投入2億元人民幣,鄭剛是一位偏好投資可以挑戰人們價值觀的公司的風險投資人,他的另一個投資項目是陌陌科技。

黃章晉說,很長一段時間內,老羅都相信自己是喬布斯附體!敦斀洝酚浾吣玫搅艘环2014年1月錘子的融資計劃書,彼時錘子已經發布了 Smartisan OS,而第一款手機尚未發布。這份BP中提到——“錘子的突破口在于設計,做中國的‘蘋果夢’。”“我們只要銷售35萬部手機,就可以做到break even(盈虧平衡點),我們對此感到非常樂觀。”

在Smartisan OS發布時,錘子已經擁有了一支非常豪華的軟硬件團隊——錢晨,硬件研發副總裁,曾被贊為摩托羅拉最出色的硬件開發主管,他一度有機會加入小米,但最終和雷軍不歡而散。他評價自己是一個直接且感性的人。“在我和小米的整個溝通過程中,感受不到任何愉悅,他們沒有自己堅守的東西。”他說。

另外還有:蔡輝耀,軟件研發副總裁,曾先后就職于美國摩托羅拉、華冠通訊、仁寶科技,任資深設計經理;李劍葉,工業設計副總裁,曾是飛利浦香港最年輕的中國籍產品設計顧問;關健,供應鏈副總裁,曾服務于摩托羅拉16年;曾令軍,機械設計總監,曾參與開發摩托羅拉A760,明等系列智能手機;鄒偉,軟件開發高級總監,是中國最早的Android開發人員。

錢晨說,多數人認為老羅自大而狂妄,完全不接受現實規則,這顯然是個誤解。他并非是在任何地方都要唱主角的人,在公司,老羅在產品和設計上很獨斷,但是在供應鏈、技術等一些他不懂的領域,他絕不插手。

在創辦錘子的三年半時間中,老羅幾乎寸步不離辦公室,每晚只睡五六個小時甚至更少。錘子UX產品總監朱蕭木說,他們的工作流程是每周五天,可以去實驗很多他們想做的東西,周六老羅從頭到尾過一遍,開十幾個小時的會,從中午一直到凌晨。“每一條每一條看,然后拍板,好不好,不好在哪兒,怎么改進,我們都非常服。”

錘子一直是老羅個性的反映,從中可以折射出他的古怪和激情。他確實在某些方面展現出了天賦。錘子設計總監肖鵬舉例說,設計師做了十個只有細微差別、不同版本的解鎖動效讓老羅來選擇,他看一遍就能選出最好的,如果把這十個版本打亂的話,他還能立刻找出最初選中的那個。

最開始,老羅認為手機在美學上必須是一個零妥協的產品,“所有的東西都應在正確的位置上”。他要求手機外形要是完美的長方體,既莊重又有玩具的感覺,它的各個角度要是圓潤且無縫隙的。

“他對產品外觀有一種變態的標準。這個行業有摩托的標準、有蘋果的標準,他們對手機的顏色都有很多要求,但每個面都可以有幾個色差點。而老羅,什么色差點都不能有,什么小劃痕都不能有。”錘子供應鏈副總裁關健說。

當錘子的設計團隊要制作一個簡單的按紐,他們首先會用黃金比例固定它的長寬比,用黃金螺旋線的螺旋眼做輔助線來確定它字體大小和按紐大小之間的關系,以確保它的“正確”。他們重繪1000個以上APP的圖標,并在圖標上加入細微的紋理和陰影,讓它充滿“質感”。他們甚至無法容忍一個APP上的陰影過厚或是過細。

老羅還花了好幾周時間,苦苦思索包裝盒上的邊角,他認為充滿激情的工藝就是要確保即使是隱藏的部分也要做得漂亮。T1時,老羅對包裝盒上用刀切割出來的縫隙表示無法接受。最后,他們將方案改為成本更高的激光切割,以保證切口薄且光滑。

老羅有才華有天賦、認真,所以當他進入一個新的領域時,他能把事兒做出來。但是他的商業欲望太淡,又太過在乎自我和價值觀,所以在此之前他做的所有事情,都還不夠成功。

SmartisanT1生產了白色和黑色兩個版本。“我一早就知道,做白色版本是自殺式行為,T1的外觀設計是三明治結構,白色機身意味著——前框后框中框前玻璃這五個白色相互連接,白和白之間只差5%就會很不舒服。”老羅說,“但這是我的一個心愿,我喜歡白色。”

“Jeff(錢晨)就說,你做企業怎么能滿足心愿呢?你得滿足企業的運營需求啊。他講了各種風險,我聽完之后,還是想做。”最后,老羅和他的團隊花了很大力氣來改善白色與白色之間的色微和縫隙控制問題。白色T1最終良率不達50%,黑色賣一臺有100多元利潤,而白色賣一臺虧一臺。

鄭剛說,錘子的每一輪融資都說不上順利,而且融資節奏相對較慢。2012年5月錘子天使輪時估值5000萬元人民幣,A輪結束時是4.7億元人民幣,到2014年春天啟動B輪,估值10億元,2014年底C輪啟動時估值26億元人民幣,但這次融資從去年底一直持續到了今年年中才結束,估值一直維持在26億元人民幣上下,最后融了5億元人民幣。

如果和小米對比——2010年4月小米成立,年底融資時公司估值達到2.5億美元,一年之后,估值10億美元,而到了2014年,小米的估值超過400億美元,與2010年時相比增長了160倍。

談及老羅時,一家知名基金的風險投資人說,“我非常欣賞老羅。”但轉頭,他告訴他的同事,“我們是一分錢也不會給他的。”鄭剛說,一家機構曾承諾投資幾千萬元人民幣,但最后關頭反悔了。

我們要的是一個體面

對于多數公司而言,能夠真正團結人的是勝利和收益,而不是理想和情懷。錘子不大一樣。

這家公司并沒有令人難以抗拒的特別待遇,薪水在同類公司中也算不上誘人,但這里有一種獨特的工作氛圍:所有人在最折磨人的壓力下,會比職業生涯的任何時候都要更努力和更長時間地工作。那些已經加入或者希望加入錘子的人們認為,在錘子工作,應該要有更遠大的意義。

他們的員工這樣看待自己的公司:“整個公司是靠價值觀來驅動的,而錘子的價值觀是在一個相對惡劣的環境中,堅持正直和誠實。”“我們要的是一個體面,不會采取友商慣用的宣傳售賣的手法,同行可能會覺得我們挺傻吧。”“都是賣東西,還是想著完美一些,道德一些,吃相好看一些。”“在這里做人做事的出發點是做牛逼的事而不是交差。”

“無法接受丑陋和墮落。”朱蕭木說,iPhone6凸起的攝像頭很難看,而在蘋果官網上,有一張展示iPhone6側面的照片,照片中原本凸起的攝像頭被抹平了。“首先是丑,其次他又想掩蓋丑。” 朱蕭木留著時髦的小胡子,加入錘子之前,他在舊金山學習建筑。

理科男關健說,他希望這家公司多一些爭吵,因為適當的公司斗爭是有好處的。但所有人都繃著勁兒,“大家都比較愛面子吧,萬一吵不贏呢?”

對于一些實用主義者而言,這樣的工作真是糟糕透頂,他們大多干到最后沮喪不已。“老羅喜歡那些有才華的、拔尖的人,他們有時候會把工作當成創作,這在大公司是行不通的。”一位從一家互聯網巨頭離職加入錘子又從錘子離職的人告訴記者,老羅討厭管理公司,更討厭用流程來管理公司。

“那這個公司是怎么維持的?”“奇跡啊。”關健答。

“正因為大家目標相同,三觀一致,所以會相互理解,而不會彼此設置障礙。”一位錘子員工稱,即便老羅一人不善管理,這個公司也一樣照常運轉。

“在這兒工作,你會得到一種先被打、后被夸的快感,非常爽。”朱蕭木說。“有幾句話我們非常害怕,比如老羅會說這個東西‘哪兒都錯了’。更可怕的一句是,‘你這個做得像壞了。’”

有一天,朱蕭木來到辦公室,他獲得老羅一個罕見且慷慨的稱贊——“你是東半球最好的產品經理!”而就在前幾天,老羅才對他說過,“你做的這個東西就是垃圾。”

“這是我性格上的弱點,我知道應該用我罵人的熱情去夸人,但我沒有。這給員工造成的一個錯覺是老羅永遠對我們不滿意,但其實不是這樣。”老羅說,甚至一些員工辭職時他才知道對方辭職的原因是以為他對自己長期不滿意。

在老羅身上有一種神奇的力量,他可以準確捕捉別人的情緒,除非他刻意選擇忽視,同時他知道怎樣讓你覺得自己很渺小。

但多數時候他表現得毫無人際交往的技巧,有時候他會非常粗魯,不把別人的情感當一回事,因為他沒時間去關注別人的真情實感,這會讓他分神。只有對于那些大家都會忽略的細節,他才會感到格外敏感而狂躁,因為在這些人眼里,這些細節才意味著成功與失敗之間的差異。

經歷了T1的教訓之后,老羅曾總結公司面臨的三大危機——生產危機、公關危機、銷售危機。“剛開始我是不在乎的。”老羅告訴《財經》記者,直到他知道這樣一件事情:

T1發布后,許多錘子員工的朋友希望能買到手機,于是公司發給員工一些優先購買碼,他們可以送給朋友。后來出現產能問題,發貨推遲了三四個月,等到可以購買時,這些拿到購買碼的人卻都說不要了,他們的理由是——這三四個月天天看負面新聞看怕了。

“這個回饋到我這兒之后我就慌了,因為我覺得是我把企業連累了。”老羅說,他從未完整地做成一個公司,很艱難,但也走過來了?僧斔庾R到自己才是公司成功最大的障礙,他走不過去。

T1總銷量是25萬多臺,與2014年中國4.207億部智能手機出貨量相比,微不足道,不說出貨6000萬臺的小米,就算是與500萬臺出貨量的魅族相比,也并非一個數量級。

2014年10月,在一篇名為《羅永浩自食其果》的文章中提到:除了那些因為忠于羅永浩而忠于錘子科技的鐵桿用戶之外,羅永浩和他的公司真的“從來沒有”被賦予過“美好”這個標簽。人們對于錘子的第一反應,恐怕是那個坐在火藥桶上、秉性暴躁且尖酸刻薄的爭議創始人——某種程度上,人們將對老羅的固有印象帶到了這家公司以及它所生產的手機身上。

某些人渴望老羅的成功,用非世俗商業方法論來成功,他們喜歡老羅身上的那股勁兒:你們需要小心謹慎地過生活,需要處心積慮地成功,我不需要。人們也渴望看到他失敗,他們認為一個loser就永遠是loser,即使會做手機他也就是個相聲演員。

“我和幾個小兄弟開公司,如果黃了,給每個人一點補償,說一句好聽的話——我盡力了,你們也盡力了,散了吧?僧斈阌600人的時候,你慌了。”老羅說,去年一個周末深夜,他看到一些員工家屬在公司等老公下班,突然意識到,他身上背負的不是600個光棍的希望,而是600個家庭。

他開始向他的員工道歉,向他的粉絲道歉,甚至向他的朋友道歉——黃章晉說,有一陣子聚會,為了不讓朋友們再說他,老羅一上來就先講自己做錯了,“都怪我,說多了沒控制好。”

老羅用兩年時間做出了第一代錘子。但現實是,他有才華,有眼光,有價值觀,有好的審美,有團隊,他夜以繼日地工作和思考,卻依然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成功。最初的兩年,他是為一種使命、一種心態,甚至一種情緒在工作,而從去年周末的那個深夜開始,他開始為責任感、為團隊、為支持者,甚至為許下的諾言在工作。

人性是值得信任的

就在你以為老羅渾身上下都洋溢著理想主義的那個夜晚,事實上,他的商業才達到了頂峰。

2015年10月19日晚,錘子發布堅果手機“文青版”。資深文青老羅將左小祖咒的帽子印在了手機背殼上,邀請張瑋瑋和郭龍彈唱一曲“米店”,他在發布會結束時播放“天空之城”,并為此撰寫文章,里面提到——“幾乎沒有一款大眾電子類科技產品,把文藝青年當作目標人群。從前,這是一個遺憾,現在,嘗試去改變它是我們的使命和榮幸。”

“他將自己信仰的東西作為工具,知道這是一種力量。”一個智能手機的創業者告訴《財經》記者。

“我承認這是我的偏見。”一位國產智能手機廠商高管說,“老羅是一個看起來像理想主義的現實主義者,他在錘子所作的所有重要決策,每一步都是一個極現實的。”創下智能手機史上最大的價格降幅的人,是老羅;在國產手機進入血戰的今年,第一個不惜“打臉”推出低價版本的手機獨立品牌,也是他。

老羅和他的團隊花了大量時間追求一個孔是靠前還是靠后一點,圖標的陰影是不是完美。對于很多人而言,這些并不重要。“但是對這個群體——那些在意品位、審美、細節、用戶體驗的中產階級和文藝青年——很重要。”而定位這些人的好處在于:競爭對手不擅長搞定他們,同時,這個群體擴張起來更具傳播力。當大眾跟隨這個群體去購買的時候,他不知道他是為什么跟著他們買。

錢晨說,老羅所有的營銷都是想有沒有故事可寫。“之前我們被認為是自吹自擂的宣傳,其實是為了制造傳播話題而做的違反事實的自謙。”老羅說。

“按照中國移動給出的反饋,錘子是所有市面安卓機里運行最穩定、最不容易死機的,這是真正的實力。這些外界不知道,我們也不需要他們知道。在市場上營銷必須有一兩個集中火力的點,如果我們這個點是——穩定,那別人只會覺得你是一個無趣的書呆子。”

從T1到堅果,老羅像一個成熟的企業家那樣去思考與復盤——定期開會,反復檢討。T1品控有問題,于是從大企業挖來生產主管;線上渠道合作不暢,今年開始聽從電商的建議,在意合作方式和背后的邏輯;線下渠道去年為零,于是接觸并啟動線下合作商;T1供應鏈有問題,搞定供應鏈,走量做堅果;發現操作系統比硬件更有黏性,所以,做便宜手機勢在必行;通過制造話題來延續產品生命,發布“文青版”堅果。

阿里巴巴集團的一位高層人士今年和老羅見面談合作,事后將他形容為一個內向而敏感的小動物。

一位接近老羅的人士告訴記者,企業家老羅經歷了兩個階段——一是從產品上向工匠精神靠攏,并在某種程度上成為這個流派的代表;二是在精神上壓抑自己而服務別人。

“他的自我其實很小,所以當他強迫自己從這個極端向另一個極端轉變的時候,并沒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痛苦和糾結。”上述人士說。

對于一家估值30億元人民幣的創業公司而言,錘子還遠沒有成功,但它活下來了,并且用兩年時間從無到有建立起了一個品牌。“假如我們樹立了一個產品要有情懷,要有工匠精神的價值觀,那這個價值要比公司本身的商業價值更大,公司成敗與否這個價值都留給了社會。”錢晨說。

但現實是,T1推出時中國智能手機市場還大有機會,而今年堅果手機發布時已是紅海。按照老羅的設想,堅果手機過百萬銷量不虧損,200萬銷量有盈利。從今年天貓“雙十一”手機廠商銷量排行榜中可以看到,錘子排名第十,業界預計其銷量不會高于10萬臺。一位錘子內部人士透露,堅果銷量目前大概在“幾十萬級別”。

“現在899元的價格都在賣什么手機?”一位小米員工用手敲了敲桌上新發布的紅米note3,“全金屬機身+指紋識別。而堅果呢?塑料背殼。”另外,今年魅族早于堅果推出了699元魅藍,三個月內出貨量突破了500萬。

摩托羅拉的偉大在于它把功能機推向了全世界,蘋果是把一個好的產品推到了你手中,小米的成功在于它把中國智能手機普及化了,用互聯網思維去做手機,這是小米的創新。如果老羅的夢想是把錘子打造成一家偉大的公司,而不僅僅是中國的蘋果,他需要找到除了設計、情懷和價值觀之外,更多安生立命、存在的意義。

iPhone一代大賣時,蘋果首席設計官Jony Ive曾說:“銷售數字的確說明我們的東西不錯,但此外,我覺得史蒂夫感到他證明了自己。這很重要,不是說證明了‘我是對的’或‘看,我就說吧’,而是證明人性值得信任。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人們確實能辨認出真正的品質,而且他們重視品質。很多人并不相信這點。”

人性是值得信任的——至少老羅堅信如此。

作者:宋瑋   來源: 《財經》雜志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C114中國通信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給作者點贊

輕松參與

0VS0

表達立場

寫的不太好

Copyright©1999-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熒通網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南方廣告業務部: 021-54451141,54451142 E-mail:[email protected]
北方廣告業務部: 010-63533177,63533977 E-mail:[email protected]
編輯部聯系: 021-54451141,54451142 E-mail:[email protected]
服務熱線: 021-54451141,54451142
滬ICP備12002291號
成都市中心民宿赚钱吗 体育彩票七星彩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走势 快3快20秒开奖 彩票内蒙古快三技巧方法 七乐彩号码基本走势图 宁夏11选5电视走势图 浙江12走势图表分析 江苏7位数开奖 快赢481开奖视频直播 在线配资仟推荐卓信宝